那一天,我丟了飯碗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958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裁員的兩性觀點

記得訪談中南編戰友的時候,女生對於中時裁員的作法,總會提到一些字眼:強姦、背叛、人老珠黃、始亂終棄。面對驟然被剝奪工作權,女生都用同一種方式在形容她們的遭遇,這讓我很驚訝,原來工作契約其實就像一紙婚約。離婚,好聚好散,不要這麼踐踏人,就像其中一個女戰友說的「我還在家裡弄飯弄菜,等他回來吃飯,他一通電話打來,說我要跟你離婚了。」那種痛,女人最清楚吧!

可是當我問她們,如果妳碰到余建新,妳會跟他說什麼?沒有一個人說恨他。有人說不想再看到他,有人說希望他哪天良心發現,還有人這麼形容「就像我以前的男朋友回頭再來找我,我也不會再理他了。」這樣的描述,都像是對一個移情別戀的男人的說法。

至於我這個老男人呢?

常常有人因為看了《那一天,我丟了飯碗》,讓他更有理由數落中國時報;或者發生一些諸如「主播劈腿報導」、「報社社長遭詐騙」事件時,中國時報被當成笑話看。聽到這些批評、冷嘲熱諷,我沒有半點幸災樂禍的感覺,反而覺得刺耳,覺得顏面無光。好像我的兄弟成了強姦犯,做了小偷,幹了不光彩的勾當,SNG車擋在我面前,一群記者拿著麥克風堵住我「你對你兄弟的這種作為有什麼看法?」

有人是不再看中國時報了,走得遠遠的眼不見為淨,偶而欲拒還迎翻了翻,看到報面上的錯字、報屁股、置入性行銷的專題報導,忿忿地說「看吧!這就是亂裁員的結果。」

今天的時報,只有讓親者痛、仇者快,不只是離開的人覺得家門不幸,留下來的人也巴不得改名換姓,誰還想光耀門楣?

你說我們恨不恨?恨,恨得深,但卻是「恨鐵不成鋼」,而且還變成破銅爛鐵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