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天,我丟了飯碗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958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《新工作潮》:美麗新世界?

這本書的作者認為,在固定的時段、固定的場所、做固定的工作,是因應工業革命之後,大量生產模式下的產物,每個人像生產線上的小螺絲,這樣的工作型態,歷史不過兩百年,而且剛開始人們非常排斥,認為自己是「領薪水的奴隸」。在此之前,人們的工作樣貌,可以有彈性、可以自己控制作息、可以有創意,像農人、像小工匠。未來的職場新世界,只是讓我們回到那個曾經遺忘了兩百年的「美好」過去。

這本書完成於11年前,它描述了當時的一些「現況」,也認為這會成為一股不可逆的「趨勢」。作者的用意,是想用他過來人的身份,告訴讀者順應潮流,創造自己的未來。

如果用現在的術語來說,未來的工作型態,多會是「委任關係」,而不是「僱佣關係」。生產的流程會分包給不同的「自營工作者」負責,你必須憑著「一技之長」,「標」到一份工作,或者被「派遣」到某個任務。你會加入某個職業工會參加勞保,因為產業工會已經不存在。你必須為自己付健保費、買醫療險,因為你和工作上的同事都是「客戶」關係,沒有上司,也沒有部屬。

作者知道自己的論點會引起什麼樣的質疑,例如有人會說:新職場對受過良好教育的人比較不受影響,那其他人呢?換作現在的術語來說,未來的職場,白領佔優勢,那藍領怎麼辦?作者提出簡單的辯駁,他認為傳統職場要求的是學經歷,但新職場需要的是有強烈意願與能力的人,所以他認為在以前的環境中愈吃香的人,愈難適應新改變,反而過往在職場上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人,新職場的彈性條件提供了機會,例如婦女和中高齡就業者。

作者直言,爭辯新職場中誰佔優勢沒有意義,因為新職場已經逐步到來,依戀舊世界只會被淘汰。所以他主張政府不應再開出「提高就業機會」的支票,認為那只是諱疾忌醫。包括職訓的內容,健保保費的來源,退休金提撥的對象,作者都提出了看法,簡單地說,未來是個高流動性的無職世界,我們都是外包商,一切都得自求多福。

尤其他提到了工會角色的轉換:新員工不是無產階級或勞動階級,而是無固定職業身份的流動工作者,他需要的與其說是1860到1980年間盛行的工會,不如說是中世紀的基爾特(guild)。

有趣的是,書中還用上了語意學,來加強作者的觀點。一些有關工作的單字,它們的原始語意和現在的用法,其實反映著職場的變化,例如:job,最早的意思是「一小塊或一口」,後來延伸為「一件任務」、「臨時工作」;employment,原意與工作無關,而是指「應用」,到了莎士比亞的時代,指的也是臨時性的工作;career,源自拉丁文的「道路」,意指「人或物通過的途徑」,就像一段旅程。作者是要告訴我們,現在習以為常的「工作」,其實都是工業革命後的產物,回到「過去」,每個人做的都是「臨時工作」。

脫離了「一個蘿蔔一個坑」的職場,其實壓力是更大的,你不能只是坐在一個職位上盡本份,你必須貢獻最大心力,獲得「客戶」青睞。作者也看到了這一點,所以他說:擺脫舊職位劃分的桎梏,雖然使員工更有發揮的空間,但也容易造成過度付出的反效果。想想現在職場中的所謂「責任制」,大家應該就能感同身受了。

全職工作、制式工時、標準化職場,在作者的眼裡都將成為過眼雲煙,他說我們必須學習適應一個不受固定職位劃分、沒有上下從屬關係限制的工作環境,學習因應狀況扮演多重角色,學習在如此不穩定的環境下,爭取足敷所需的收入。

作者同樣用了語意學,來描述新職場中的勞動者。free lances,原先指的是,十字軍東征末期,因為軍隊分崩離析,各自逃回家鄉的「自由騎士」,他們成了中世紀社會生氣蓬勃的力量,正如這個名詞在今天的意義--「自由工作者」,他們會是新職場中的多數面貌。


●延伸閱讀: 彈性化不能救失業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