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天,我丟了飯碗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958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草莓族or青貧果

70年代出生的人,常常被稱為「草莓族」,意謂他們只重外表但體力差、不抗壓、不耐操,又軟又爛不堪一擊,儼然不能寄望他們承擔社會責任。好像這個世代都是扶不起的阿斗,他們都欠缺磨練,這個社會墮落的責任都在他們身上。

但是,這個社會給了他們什麼樣的成長環境?許給他們什麼樣的未來?

70年代出生的人,成長的年代正值台灣經濟快速起飛,人們變得富裕了,水泥多了、車子多了、關在冷氣房的人多了,但綠地少了、空氣差了、人與人的關係冷淡了,。不用花錢的遊戲少了,要掏腰包的玩意多了,觸目所及耳濡目染,逃不開的經濟運作,培養了這個世代用金錢來建構生活品質的價值觀。

70年代出生的人,到了要進入職場的年紀,卻發現人浮於事、僧多粥少,起薪低工時長(長到世界排名第一)、兼職多正職少,上班打卡制、下班責任制,工作年資縮短、退休無依無靠,除了拼命考上公務員、出國深造當教授、擠進科技大廠當新貴,未來?這群人看得到什麼未來?還按部就班、腳踏實地?多少相信這個「傳統價值」的人都成了失業勞工?多少人需要靠彩券來買一個希望?他們賭傳銷,我們賭樂透,真有什麼不同嗎?

主流思想教育這個世代、告誡這個世代,要加強自我競爭力,要充實第二專長、第三專長、第四專長……。說句老實話,這只是延長「使用時效」,加長被剝削或者剝削人的年資。更何況,把個人的成敗丟給叢林法則,提升競爭力不是憑空而來,這要看你處在叢林中的哪個位置,強者更強、弱者更弱,龍生龍、鳳生鳳,老鼠的兒子就只能是老鼠了。貧戶出總統?那只會是神話。

琳瑯滿目的「老鼠會」,其實是許了這群年輕人一個未來,雖然這個未來吹彈即破,但相較之下,這個社會許了這群年輕人什麼樣的未來?一個勞工家庭出身的孩子,不會希望自己將來還是個沒有未來的勞工。

當就業安定不再存在,退休保障成了泡影,社會責任與踏實努力就會從人間消失,然後無可避免--詐騙四起、草莓遍地。



延伸閱讀:

● 以下取自《勞退新制實施與非典型僱用對於職場勞資關係的影響--桃園縣產業工會訪調總結報告書》

「政府大力吹捧的勞退新制,其實是預設了勞動者在未來的生活場景中不需要一個穩定的工作,而且主觀認定台灣傳統產業已經前途茫茫,難有東山再起的可能。」
「未來你們這一代會比我們更慘,工作不穩定,領到退休金也不足以過活啦!」
「我們不只從小就被教導如何與他人競爭、如何凌駕在他人之上,我們更將『在殘酷的市場法則中,要取得致勝的先機。』或『別讓您的孩子輸在起跑點上』這一類話朗朗上口,或作為一個積極人生的指引。」

《台灣未來10年 8年級生扛扁擔 》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