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天,我丟了飯碗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958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聰明人和傻子和奴才

這部紀錄片的成形,最原始的初衷就是為了現在還在職的時報員工,可是這部片子要走進大理街的門著實不容易。公共電視「紀錄觀點」提供了一個管道,讓時報員工總算可以安心、不怕被「點名」,躲在家裡偷偷看到這部與自己息息相關的片子。

時序回到4年前,大理街門口,中南編又來拉布條抗議了,擠在隊伍中間,有幾個人戴著帽子、緊緊裹著面罩,閃躲圍在警衛室旁「點名」的主管,那是極少數敢站出來聲援中南編的總社員工。

4年前,還有一群人,面不改色默默地,在我們的募款箱裡投下千元大鈔,不是因為他們薪水比其他總社單位的多,他們的薪水在報社裡算是低的,但他們知道報社下一刀就要砍在頭上了。

4年前,還有中南編幫大家出出氣,報社經營階層還有點壓力,4年後呢?我最常聽到兩種時報人的心聲:第一種,年資十幾、廿年左右,成天提心吊膽,想留卻怕留不住,「優退優離」逼著大家提早回家吃自己,可是孩子正要用錢,房貸還沒付清;第二種,年資十年以下,工作意興闌珊,想走卻走不了,不甘願青春付諸東流,連個資遣費都拗不到。

我始終記得余老闆的那句話:我的目的是要讓這個社會養得起我們。4年了,報社承認約1500名時報員工被丟給社會養,實際人數應該遠超過此數,而且還在持續。外界傳得沸沸揚揚,留下900人,財團就接手。那些要養得起的「我們」到底是誰?那些留得下來的「我們」又是什麼樣的人?

時報今天的處境,看在許多曾經以時報為榮,以時報養家活口的離退職員工來說,是一種又愛又恨的痛。舉個例子,有一位曾經負責校對的中南編同仁,裁員後發誓再也不買中國時報,可是她卻每天看中國時報,因為現在的公司訂了報,看到錯字愈來愈多,她就罵說「再裁吧!愈裁錯字愈多。」

當然,也有人怪罪進口「蘋果」,但這其實不公平。早在「蘋果」傳說要登台前的一、兩年,報社上上下下不早就沙盤推演了好幾回嗎?「蘋果來了!蘋果來了!」好像對手還沒上岸,我們就自認灘頭守不住了,不是嗎?後來我才聽說,其實台、港兩位報老闆,在報紙還未開打前,就已經把酒交手過了,見識到台灣大報老闆的酒場氣勢,那位香港的報老闆還直說「好可怕,好可怕!」蘋果其實是怕中時的,可以這麼說嗎?

「船要沉了!船要沉了!」現在報社裡瀰漫著這種氣氛,船員們搶著救生圈,有權力、有條件、有手腕的人先把別人推下海,每天上演著人性大戲;船上一群揮刀的人站在船首,威風凜凜向後看著船往那邊偏,一個浪打來,「右舷人多了,砍五百」,又一個浪打來,「不行,不行,左舷也多了,這邊再砍三百」,船身外波濤洶湧,這艘吃水愈來愈淺的大船,還有誰修補船上的漏洞?還有誰挺在船尾向前看穩住舵?

我相信很多時報員工還是不會去看這部片子,或許因為他自以為站對了邊,不必擔心被拋下海;或許他早已備好救生艇,時機一到滿載油水閃人;或許他覺得打擊士氣,不看也罷。

常常有人問:中南編打了那麼久,抗爭那麼激烈,結果又得到什麼?我知道這個問題背後真正要問的是:中南編有多拿到多少錢?報社因此就停止裁員了嗎?抗爭有用嗎?

就現實的利益來說,這場抗爭對中南編自救會毫無「好處」可言,報社更沒有因此停手,所以抗爭無用?但因為中南編自救會的抗爭,讓某些人可以有籌碼和報社談一點條件、甚至保住工作;因為中南編的司法訴訟,讓後來離退職的同仁因為「平均工資」的計算內容,依法多得到數十萬的補償,所以抗爭有用?

這場抗爭有沒有用?中南編自救會在抗爭期間,除了南北奔波抗議,還要製作道具、準備行動細節,更要常常開會討論、協調,真的比上班還要累上好幾倍,有人忙到通宵達旦,有人忙到好幾個月不能回老家看父母,失業了反而更忙。曾經某次開會,我們讀了魯迅的文章《聰明人和傻子和奴才》,讀讀看吧,然後換我問你:這場抗爭有沒有用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