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天,我丟了飯碗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958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沒有尊嚴的媒體人

四年了,時報高層沒有體認自己的錯誤,當然也不可能跟這些員工說道歉,裁員逼退成了常態,比起對待中南編,手段雖然高明了些,可是碰上軟柿子依舊粗暴惡劣。把這份報紙、這個工作當成理想、當成志業猶如痴人說夢,大家你看我、我看你,誰先走、誰要留,這樣的時報,我心裡有著不捨和不甘。 還記得抗爭的時候,有一次到報社門口發傳單,看到昔日的總編輯,有的同仁還很高興地認出他,只見他開著新型的VOLVO轎車加速開進報社,差點撞上擋在前面發傳單的女同仁。等他停好了車,這個女同仁不氣餒,拿著傳單在他車窗前又晃又搖,他心不甘情不願打開車門,臉色鐵青劈頭只有一句「你們來這裡幹嘛!」 這些被他遊說南下開疆闢土的子弟兵,這些被他招考進用的年輕才俊,轉眼之間全成了礙眼的麻煩,幸好他脫身的早,要不然還會影響他升官發財呢!想想他怎麼安慰屬下好好做,想想他怎麼鼓勵同仁時報不會虧待大家,其實他早知道裁員已成定局,自己一心只想著早點北上卡位,把裁員砍頭的燙手山芋,丟給下一個想要加官晉爵的總編輯。 還記得剛開始抗爭的時後,或者是報社高層授意,或者是揣摩上意,裁員後北調的同仁幾度遊說我、數落我,說我這個人才離開是時報的損失,說我不懂得做人的道理,私底下特意安排我回總社工作,我不但不領情還帶頭抗爭。我成了不懂人情世故,不知感恩圖報的問題人物。 敬酒不吃吃罰酒,拒絕北調又不願資遣,報社寄出存證信函,限期北上報到,否則曠職三天開除,連資遣費都沒有。逼得我們簽下有但書的確認書,雖然保住了資遣費,可是卻留下官司訴訟時的「敗筆」。 解決了中南編,時報這個經營團隊接下來的「人事整理」,雖然細膩些但如果抗拒不從,接下來的嘴臉就不一樣了。報社高層兼差、兼課、兼主持、搞外快比比皆是,可是基層如果兼職就必須走人,高層錦上添花左右逢源可以,基層為了生計做牛做馬不行。基層兼職免談,逼你非擇一不可,有人白天在公家機關做個小工友,報社主管威脅如果不辭,打電話讓他白天的工作也不保。媒體就是這樣幹的! 其實在放片的過程中,我有機會認識更多曾經在媒體工作的朋友,有自立的、有聯合的、有自由的,談起這些報老闆,談起對新聞工作的不捨和不甘,話匣子打開停都停不住,有時候看著他們看片時偷偷拭淚,我心裡很難過,但更多的是憤怒。台灣的媒體人真的是很沒有尊嚴的一群人。 四年了,我依然憤怒! 我到底堅持什麼?我的片子會不會讓更多時報員工失業?真的,請你告訴我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