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天,我丟了飯碗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958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這不是「畢業紀念冊」

世風日下,大家忙著爭辯統獨立場,忙著比較誰愛台、誰賣台的時候,政府丟出幾個「多元就業方案」、「擴大公共服務就業方案」,失業好像已經不是問題了,失業勞工自殺的消息司空見慣,社會也已經麻痺了。 有工作的人說:薪水結構可以均分成三等份,一份是被老闆罵的「遮羞費」,一份是對客戶陪笑的「坐檯費」,另一份則是加班「賣肝」賺的錢。 失去工作的人說:不會再有好老闆了,賺錢的時候都賺進老闆的口袋裡,不賺錢的時候就拿員工開刀,工作只求養家活口,成就感已經不重要了。 工作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努力工作為的是什麼?工作權是老闆的賞賜還是勞工的基本權利? 《那一天,我丟了飯碗》裡的這群人,曾經是老闆誇讚的「莒光聯隊」,曾經是「一人抵三人用」的生力軍;這群人,學歷高,年紀輕,以工作為榮,以報社為榮,以為自己的人生可以按部就班、步步高升,以為自己是站在「適者生存」的那一邊,可是一夕之間,這群人的生計、人生的藍圖全走了樣。這群人錯信了老闆的承諾,正值盛年之際,成了失業勞工。 工作權這件事,對這群人不再是抽象的東西,而是聲嘶力竭、四處奔波爭取的基本人權。因為這個抗爭的過程,這群人切身感受到自己的「社會位置」,重新面對自己看待社會的方式,重新審視工作對一個人的意義。 那一天,已經是四年前的事了,《那一天,我丟了飯碗》能夠出現在觀眾面前,一路走來需要很多很多堅持。沒有這場白領勞工堅持最久的抗爭,不會有這部片子;沒有抵擋現實的壓力、內部的質疑,不會有這部片子;沒有不同立場朋友的批評,甚至希望我放棄剪接,不會有這部片子。感謝許多關心勞工命運的朋友,讓這部片子能夠從邊緣中的邊緣走出來;感謝許多觀眾因為這部片子,開始思考工作與人的關係。 我的專長不是拍「畢業紀念冊」,《那一天,我丟了飯碗》更不是一群白領勞工的「畢業紀念冊」。曾經有觀眾焦慮地問我:看完了片子很難過,可是能怎麼做呢?我汗顏地說,我不是提供答案的人,但我相信受壓迫的人,就會有反抗的力量,我相信感動終究會帶來行動。 那一天,我們開始抗爭,同樣地,《那一天,我丟了飯碗》也站上了戰鬥的位置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