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天,我丟了飯碗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958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新聞人不能承受之輕

兩個多月來,這群失業新聞人的新聞見不了報,並不是因為記者不在場,一家平面媒體的記者其實如影隨形。在勞委會協調的會場,記者不只先前「打過招呼」,更在現場旁聽「關切」,官員說話變得含糊其辭、噤若寒蟬;某家廣播電台播出新聞後,某個平面媒體的總編輯就去電「擺平」;地方政府在不斷陳情的要求下,準備將某家平面媒體違法裁員的部分事證移送檢方時,就接到記者的電話「敦促」暫緩處理…… 兩個多月來,面對媒體大亨那一隻看不見的手,這群失業的新聞人深切體會,要突破新聞封鎖線遠比非新聞人還困難。這群人成了被新聞界驅逐出境的「化外之民」,成了被剝奪新聞價值的孤兒,奔波在街頭,身旁陪伴著的是中時工會、工委會、大傳聯、北市產總這樣的工會團體,還有一大群失業或者面臨關廠歇業的勞工,反而不見新聞界的朋友們。其實這群人不是新聞界唯一的孤兒,自立晚報、新生報、台灣日報…都有一群這樣被「淡化處理」的孤兒,他們被新聞界拋棄之後才明白,他們真正的身分是勞工。 有一位可能面臨失業的記者說,平日靠著記者證、服務證,真是「無入而不自得」,吃著免費的數百元便當,還可以罵官員,一旦沒有了這個身分,其實什麼都不是,根本進不了權力的場子,想罵人?小心被警察勒脖子、抓頭髮架出去。這群失業的「前」新聞人,兩個月來承受著自己新聞價值之輕,但想想誰不怕丟飯碗?新聞倫理、記者守則,講這些太沉重了吧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