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天,我丟了飯碗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958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不能退休的老郵差

碰到我和兒子去信箱拿信,他會開玩笑說「弟弟,將來你長大我再幫你送情書,可是到時候我已經退休了。」他的這句玩笑話,突然讓我懷念起「信」對我們這個世代的意義。 曾幾何時,我們到信箱取信,期待的不再是情書、賀卡,而是各式廣告信、各種帳單,或者須要「公示送達」的公文書;曾幾何時,自以為可以抗拒冰冷的電腦打字,現在卻靠著e-mail維繫著若有若無的情誼,收信的人或許回個三、五行字,那已經是仁至義盡,通常的情況是在一篇轉寄的文章前加上「我想說的都在這裡」,這就算有個交代了。就連生日、耶誕、過年,各種節慶、各種場合,都有現成的電子賀卡可以派上用場,再也不用傷腦筋了。寫信、寄賀卡真是愈來愈便利了,但也愈來愈索然無味。 曾經,我們期待郵差的身影,送來有著不同手跡的信;曾經,我們為了一封信、為了一個人,上窮碧落下黃泉只為挑選一份特別的信紙,為伊消得人憔悴只為找到一種特殊香氣的信封;曾經,每年的耶誕,我們會花整整一個禮拜的時間,跑遍各個書店挑卡片,記錄著哪張卡片該寄給誰,哪張卡片該寫些什麼。情書不會消失,賀卡也會繼續存在,只是等我兒子長大,這些大概都不需要郵差送了,那個「信」的年代,將隨著老郵差一起退休! 這個年紀不算老但年資很老的「老」郵差,將來既不能為我兒子送情書,退休前的日子還很辛苦、很難熬。以下是他的工作情形: 每天凌晨三點多起床,四點前趕到郵務中心整理分類郵件,中午甚至更晚才能騎著摩托車,後面載著一大簍、側邊掛著兩大袋郵件,按著路線挨家挨戶分送,送完信回到家已是晚上十點。週休二日只能休一天,因為郵件堆積了兩天,如果不提前一天處理,星期一上班根本整理不完,更別提送出去了。信件每天有每天的量,遇到特別的日子,像是選舉的時候,信件多得像山,但是絕不能堆積下來,整理不完、送不完就要寫報告,而且同一個送信區段兩三天會交換一次,你根本沒辦法把信堆積下來,別人不可能去處理你的信件量。 我問老郵差,每天工作17個小時有加班費嗎?他說沒有,這是份內工作一定要做完。我問他,工作量這麼大,為什麼不加個人?他說公司逼他退休,故意不派人手支援。我又問他,每天工作時間那麼長,乾脆退休算了?他說也想退下來,可是孩子還在唸書,家裡要花錢,退休了家裡豈不要喝西北風? 老郵差說,兩年前公司就開始在逼退了,那時還有優惠可以多領7個月薪水,跟他同梯的一個同事就選擇優退,領錢退休省得受氣,可是他沒辦法還是得繼續熬下去,看在一個月薪水5萬3千元的面子上,想辦法開心做下去。 比起郵局這兩年大量招募的臨時人員,老郵差的薪資待遇算是不錯的。老郵差說,這些臨時人員,所謂契約工,一年只工作11個月,年底公司就叫你回家過年等通知,休息一個月,再叫你來工作11個月。為什麼要這樣?公司可以避開法令的規定,不用付退休金,但是一個月3萬5的薪水,還是讓許多找不到工作的人擠破頭。沒有退休金,沒有任何福利,能做多久不知道,沒辦法還是得做。 老郵差說,郵局好幾年沒招考正式員工了,去年剛招考了一批郵務士,也就是一般所說的郵差,薪水大概2萬5,每天早上7點前要到班,分信、送信大概下午4、5點下班,有的輕鬆1、2點就回家了。老郵差很不服氣地說,這些新進人員早餐吃了半個小時還在慢慢吃,以前他一個人送的路線,現在要三個人送,主管還嫌他們這些老郵差工作不力,他說,那為什麼不對調一下路線試試看? 老郵差很感慨地說,送了26年信,以前從來不曾睡在公司,反而是這把年紀要退休了,好幾次送完信還要寫報表、結帳,弄一弄就到凌晨12點,不敢回家,因為3個鐘頭後又要起床,只好睡在公司,睡不了多久感覺冷,只好穿著雨衣、雨鞋、戴著帽子睡。 我問老郵差,為什麼公司不安排郵局櫃臺的工作給他做?他說那得要考上郵務佐才行,他說自己不會唸書,沒辦法。我又問老郵差,逼他退休的主管是什麼出身,為什麼不能體會基層工作的辛苦?他說同樣也是從郵差一路爬上來,可是換了位置就………,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說。 我問老郵差,為什麼不找工會出面幫忙?他說,自己只是工會掛名的代表,工會理事的座位就在他旁邊,也是自身難保。我納悶了,工會代表都沒轍?工會收會費是幹嘛的?老郵差說,工會開會只能偶而去,主管讓你去才能去,否則沒人代替你的工作,你也去不成。我想起抗爭的時候,聽說一群國營事業工會的幹部要聚餐,我們就興沖沖跑去募款,看到了聚餐的餐廳,看到了桌上的菜色,一時之間很難跟工會聯想在一塊,我們吃著有點心虛,很想把話題引到抗爭這件事來,可是聽著席間談的都是剛才打高爾夫的種種,我們就更心虛了。我記得很清楚,當時交換名片的人中,有一個就是郵務工會某分會的幹部。 老郵差跟我談話的這天凌晨,他熬夜趕寫著報告,希望主管幫他換個路線,要不然加個人手,他說先前寫過好幾次報告,主管看都不看就退回來了,這次主管收下了報告,老郵差說應該有點希望了,可是我心裡想,職場上這種逼退的事情真是不勝枚舉,一個辛苦工作只想保住飯碗的人,除了自求多福,到底還能如何?官府不能保權益、工會不能當靠山,一個孤伶伶的勞工,到底有什麼保障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